网站地图
热门搜索: 更多
   习近平总书记在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指出,“完善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
  世界科技强国建设背景下,推进国家科技治理和治理现代化更应领先一步。一是建立部门间以及中央和地方间统筹协调的国家科技创新治理体系,实现同步协同管理。二是强化科技智库的第三方支持能力,建立科学家深度参与的“专业化”决策支撑体系。三是加快促进政府科技治理的数字化转型,充分利用信息技术和人工智能等技术建立智能辅助化的决策机制,提高科技决策的效率和质量。
  2.健全质量和价值导向的国家科技评价制度
  2016年,习近平总书记对新形势下科技研究提出要求 卢米埃尔在法国巴黎咖啡厅播放电影的时候,黑白、无声,每秒一开始是12格,后来是24格,我们称之为电影。但是,今天的电影是一种多彩的循环立体声,每秒用于实验的摄影机可以达到2000多格,它拍摄的是子弹穿透甲板的瞬间产生的物理和化学反应。中国人第一部不经拍摄的全数字电影则是用电脑和计算机生成的,它是经过计算,把最美的人的鼻距、眉距、肩距整合起来。现在的电影显然已不是经过机械拍摄、化学感光成像、冲印再完成的电影,而是越来越多完全可以摆脱电影摄影机的电影。相对于以纪实美学为主导的传统时代,现在的电影已进入由科学技术唱主角的新影像美学时代。
  技术似乎无所不能,让电影成了“真实的谎言”
  如今特别注重多媒体、新媒体时代影像创作的总体理念,而不再仅仅停留于创作一部影院电影或是胶片电影,纳入单一的电影制作和教学研究框架的行为。卢卡斯当年创立工业光魔公司,只是为了拍《星球大战》,他把电影的特技从传统的模型制作和抠像技术里解放出来,开创一条利用电脑数字技术完成电影构思的新路径。他后来创造了很多电影类型,尤其是拍摄了一系列“银河电影”。《星球大战》出品方到中国开会时曾被问及,这样拍电影,最后留给电影界的是什么。他们回答,讲好一个好故事。他们把《星球大战》看成一部人性的史诗,而不仅仅是技术和高科技的产物。
  我们还应该记住跟卢卡斯同时代有一个“罗马俱乐部”,它发表了一个增长极限,也是关于人类困境的报告。其中提出,人类为工业社会的发展付出了巨大的代价,所产生的一系列生态问题如环境污染、资源匮乏,被视作救星的科技对之也没有根本改变,如今推进消耗指数不断增长的基础恰恰是人们难以满足的欲望。我们现在处在一个科学技术飞速发展的历史进程之中,应该回过头看一下疾速发展的科学技术给电影留下的痕迹。不只看到科学技术对电影的推进,是不是也应该反观科技对电影所造成的一些负面影响。
  德国电影理论家爱因汉姆最早发出过捍卫电影艺术纯洁性的呼喊。他因对当年无声电影影像美学品质的坚守,长期以来被人们视为电影美学保守主义的典范。他反对声音进入电影,要保证一个所谓影像品质(电影语言)的纯洁性。爱因汉姆对于影像本体的捍卫被历史证明是出于一种难能可贵的远见卓识——那个时代他不是无缘无故提出这样一个观点,那时候声音对于影像的肆意切入给电影世界带来令人厌恶的灾难性效果,声音在没有经过精细的设计和制作之前便铺天盖地进入了影像,所以,银幕上声嘶力竭的叫喊、震耳欲聋的爆炸和各种各样的噪音给一个曾经静默的世界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喧闹,当然,它也带来了美轮美奂的音乐和自然界的鸟雨风声。
  曾经,电影与观众之间形成一种默契,这种默契就是观众观赏的心理效果,观众确信银幕上发生的一切都是真实的。二维的影像造就了一代人或者几代人对电影的认知,这种认知实际上已经成为一种潜意识。它已经进入了一代又一代电影观众的观赏经验之中。但我们还是要说一句,人类是目前这个世界上唯一一种对假定的影像感兴趣的动物。科学家做过实验,让鱼去看电影,当鱼意识到影像是虚假的时候,鱼会离开;但是人不一样,明明知道影像是虚构和假定的,依然会为此着迷。所以,当数字技术、三维动画技术,特别是VR技术进入电影观赏过程时,电影与观众之间建立的信以为真的默契开始解体了,它让我们看到一个过去我们未曾看到的三维立体银幕空间的同时,时刻提醒这个三维的影像空间是虚拟的、假定的。比如《盗梦空间》的画面里,有很多一看就能明白是数字技术制作的镜头,观众也明白在现实世界中是不可能实现的,是假定的。这种对默契的打破,并不是因为简单的技术原因,它强化了我们对于假定性的认知,架在鼻子上的三维眼镜,永远在提醒观众看的是一部虚拟的、假定的电影。
  所以,过去我们惊叹艺术动人心魄的魅力,现在我们惊叹科技无所不能的技巧。过去我们为银幕上的真实表演而流泪,现在我们为电影中的奇观而呼喊。数字技术使我们远离了作为艺术的电影,或是使我们走近了作为奇观的影像,观众自有经验。一个不容否定的事实,就是当电影通过高科技数字技术能够创造出在现实生活当中不存在的逼真影像时,电影与生俱来的记录本性或者说摄影机不会说谎的真实神话已经随之破灭。电影似乎成了“真实的谎言”。
  以假象制造现实,须理性看待银幕“奇观”
  对于现在看到的一些电影,我们已经不再相信它是通过电影摄影机真实拍摄的,只是觉得技术难度很高。数字技术已经为展现无与伦比的创造才能提供可能,电影不再是以现实反映现实,而是以假象的现实制造现实,以虚拟的技术模拟现实,并以此将人类的想象世界做无限延伸。数字技术这种无所不能的高科技手段究竟还会为电影带来怎样的可能性?人们有限的想象力是否能够满足它无法无天的创作欲望?一切都在进行当中。
  电影心理学告诉我们,观众的“自虐心理”是电影商业的最大助手。这种“自虐心理”的表征就是电影的骗术越高,拍得越逼真,演得越像,观众越满足。观众厌恶能看出破绽的电影,厌恶让表演不具真实感的电影,所以现在我们的眼睛和头脑同时被数字技术清晰带入,我们没有选择地进入影像预设和规定的情形中,不仅不能自拔,还在不厌其烦为电影埋单。虚拟世界实际上是一个游戏的世界、想象的世界,某种意义上远离了我们自己所认知的客观现实世界。我们是不是又回到了一个以数字技术为主导的新一轮的“自我虐待”的心理建构的历史之途?我们是甘愿被它所左右、所控制,还是要从一百多年的怪圈里面走出来?这里所说的走出来,不是指我们拒绝电影、反对电影、否定电影,而是要从一种原始的、迷醉的、癫狂的电影观影障碍当中摆脱出来,最起码在理论的判断纬度上,能够冷静面对我们现在的电影,而不再是不加分析地为一些变术、骗术、妖术而欢呼。
  电影技术发展所提供的银幕奇幻,在思维模式上,实际上让观众回到原始人图像思维的阶段。然而,现在人类无可挽回地进入到电影自行运行的逻辑里面,这个逻辑里面有我们所热衷的娱乐、迷恋的幻影、白热的梦想,这当然都是我们需要的。但科技影像带给世界的负面因素已经被无数的事实证明,其中科技也难辞其咎。好莱坞早期电影禁止在一个画面里人对人开枪,但是我们现在看到是经过数字化处理的人对人的射击,而且是对已经投降缴枪的俘虏的射击,这是电影伦理非常关注的画面,这种画面在中国电影里越少越好。
  我们不能让“商业”替所有的电影受过,说电影是一种商业,它要卖钱,就可以把所有东西都忽略不计。但是谁让杀人的情节越来越逼真?是利欲熏心的片商,还是鬼迷心窍的编剧、唯利是图的导演?就算我们可以把电影的罪孽全部归于人的力量所为,在技术层面,我们还是无法将暴力的罪孽推得一干二净。宁波诺丁汉大学商学院教授曹聪讲,科学家的研究是好奇心驱使的,也就是说科学家的行为不全是为了利益。但是这种好奇心所带来的负面效果可以被彻底阻断吗?可能不行。在电影里,科学技术帮助人们实现了更多观察世界的可能的同时,也助长了影像与生俱来的原罪。我们不能说科学技术害了电影,可是电影这个曾经被科学技术所创造的世界,现在确实被科学技术所改变,我们在三维动画技术的引领下看到了天宫、仙境、乐园的同时,也看到了魔窟、地狱,谁也不愿意把自己电影的记忆变成恐怖的记忆建设成为世界科技强国是我国科技事业较长时期内的核心发展目标。2016年在全国科技创新大会、两院院士大会、中国科协九大上,习近平总书记深谋远虑、高瞻远瞩地正式吹响“世界科技强国”建设的号角,明确提出,到新中国成立100年时使我国成为世界科技强国。
  科技软实力是与可支配性科技硬实力(如科技人员、科技经费、科技条件等)相对的一个概念,是以科技体制、科技管理、科研文化、科研生态等为重要支撑,以科技创新活力、科技创新效率和质量为基本呈现,体现国家科技创新能力和科技竞争力的关键能力。
  研究借鉴当今公认的世界科技强国的发展经验,科技软实力缺乏国际竞争力是我国建设世界科技强国的软肋:科技体制改革仍需深化,科技管理能力仍需提升,科研文化底蕴尚需厚植,科研生态环境仍需净化,应着力提升。
  一、从科技大国到科技强国我国需要全面提升科技软实力
  从科技投入和产出数量看,我国已是科技大国。
  不过,在2018年两院院士大会上,习近平总书记指出,我国重大原创性成果缺乏,底层基础技术、基础工艺能力不足,关键核心技术受制于人的局面没有得到根本改变。
  如何发挥现有科技投入的规模优势,产出更多具有世界竞争力的重大成果,是我国建设世界科技强国亟须解决的难题。
  高质量的科技供给需要提升科技软实力。科技软实力决定了科技硬实力的效用和价值创造,是影响我国从科技大国迈向科技强国的关键因素。如何牢牢把握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彻底改变目前我国科技活动数量导向发展模式,改善科技供给质量和效率,不但要保障科技创新要素的持续投入,夯实科技硬实力,更要重视影响科技创新发生、发展和供给质量的关键因素,提升科技软实力。
  同时,我国要吸引世界一流的人才、培养世界一流的人才、发挥人才的积极作用,都离不开科技软实力的提升。欧洲工商管理学院领衔出版的《全球人才竞争力报告2018》显示,我国人才竞争力总体全球排名第43,吸引力模块更是缺乏竞争力,全球排名第73,远不能满足我国世界科技强国建设需要。在2018年两院院士大会上,习近平总书记发表重要讲话强调,要坚持科技创新和制度创新“双轮驱动”,从系统角度肯定了制度创新为主的科技软实力关键作用。
  二、全面提升我国科技软实力 为世界科技强国建设保驾护航
  国际经验表明,具有国际竞争优势的科技软实力是建设世界科技强国的必要条件。世界科技强国需要充满活力的科技体制,行之有效的科技治理,积极上进的科研文化,健康良好的科研生态,并充分发挥科学共同体的自治能力。
  在2018年两院院士大会上,习近平总书记指出,新时代全面深化改革决心不能动摇、勇气不能减弱。科技体制改革要敢于啃硬骨头,敢于涉险滩、闯难关,破除一切制约科技创新的思想障碍和制度藩篱,正所谓“穷则变,变则通,通则久”。新时代下,应围绕科技体制改革全面推进科技软实力的提升。
  1.推进国家科技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
  ,指出广大科技工作者要把论文写在祖国的大地上,把科技成果应用在实现现代化的伟大事业中;要改革科技评价制度,建立以科技创新质量、贡献、绩效为导向的分类评价体系,正确评价科技创新成果的科学价值、技术价值、经济价值、社会价值、文化价值。
  为适应新要求,建议系统研究“唯论文、唯职称、唯学历、唯奖项”(简称“四唯”)的制度和文化原因,系统思考影响机制和治理办法,系统推进“四唯”与学科评估和项目评价等联合治理,在学术共同体中强化质量和价值导向的科技评价规范。
  3.营造价值观驱动的自主科技创新文化环境
  2013年,习近平总书记在欧美同学会成立一百周年庆祝大会上的讲话指出,“创新是一个民族进步的灵魂,是一个国家兴旺发达的不竭动力,也是中华民族最深沉的民族禀赋”。
  科技创新的高质量发展离不开国家政策引导和激励,更需要植根于底层国民价值观的自发动力驱动。挖掘和发挥我国创新的民族禀赋,营造价值观驱动的自主科技创新文化环境,需要多措并举。建议加强推进我国教育改革,强化创新精神培养;牢固树立崇尚科学、开拓创新的价值观,加强自主科技创新文化价值观的宣传。
  4.构建宏—中—微观多层科技创新激励制度体系
  习近平总书记曾指出,全面深化科技体制改革,提升创新体系效能,着力激发创新活力。
  建议从宏观要素引导与统筹、中观经费配置与管理、微观人才培育与激励,构建一个多层级的制度驱动的系统性激励体系。宏观激励可以引导更多要素流向科技创新领域,提高科技创新投资的水平;中观激励可改善科技创新要素的使用,提高产出效率;微观激励可调动科学研究人员的积极性,在进一步提升效率的同时改善产出质量。
  5.完善共享全球化科技创新资源的机制与法规
  在2018年两院院士大会上,习近平总书记指出,我国要坚持以全球视野谋划和推动科技创新,全方位加强国际科技创新合作,积极主动融入全球科技创新网络。
  建议完善科研合作和交流法规机制,制定与规范国际科研合作办法;积极参与和牵头组织国际大科学计划和大科学工程,完善国家实验室为核心的国家科研平台开放合作机制,深化推进国家科技计划对外开放,扫清制约国际交流科研合作的经费管理和成果分配中的障碍;完善创新人才引进、培养国际化管理办法,营造良好的人才环境,建立与国际接轨的人才机制。
Copyright © 2015-2016 澳门百家乐,网页百家乐游戏,百家乐论坛,百家乐策,百家乐官网-广州捷霖空气净化技术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